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三章 精染秀髮

时间:2018-06-13
不知不觉中,高傲的车班一枝花玉女俏婷婷脖子上那条粉色长围巾滑落到了车厢垫子上,落在那双粉色尖头小羊皮抓皱细杯跟中统靴旁,两厢映衬,很有些撩人。
  月琴这时却凑了过来,瞧着甜俏动人但无端受辱的段婷婷就有些生气,再瞧脚垫上婷婷落下的粉色兔毛长围巾,越发觉得刺眼,穿着细长高跟鞋一脚就跺上去,还用细高跟下大力气狠狠一碾,好像踩着的是俏婷婷的胸口,想活活碾死她一般,而后脚尖一挑一踢,把那围巾踢到坐垫之下,这才抻了抻衣服,坐到我身边。
  我觉得有些过了,从坐垫下拾起那条被月琴践踏蹂躏过的粉色长围巾,替婷婷繫在脖颈上,然后边欣赏边讚歎道,「还是戴上围巾好看,怪甜的,月琴你看看,人家俏婷婷这么打扮出来,显得多纯洁多高雅多有气质啊,不愧是天龙的玉女呢!」听我阴阳怪气地这么一说,被无耻羞辱的婷婷哭的心都有了。
  醋意未消的月琴在我身边冷冷道:「什么天龙玉女,就白秋你这个死赖皮抬举她,居然敢骂我骚货烂女人,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才是!」我一手搭上她大腿揉了一揉,涎着脸嬉笑道:「一句气头上的话而已,何必生那么大的气,不过月琴我的小心肝儿本就是爷的骚货嘛,床上床下就你会耍些花活儿伺候爷,对吧?」
  月琴在我头上一敲,歪着头斜着眼睛瞧我,佯嗔道:「爷别拿月琴取笑,人家笨得很,哪里会什么花活儿?」我侧了身子,一手仍在她腿上摩挲,一只手却往她腰间去,调笑道:「何必那么谦虚呢,会固然好,不会也没关係,爷会耐心教你的……」。
  月琴回身坐了,伸手扶住我道:「爷得了新欢,也不想着人家的辛苦,时不时怪人家笨手笨脚的,拿咱们这些苦命人儿开涮吧。」我藉着她的手劲儿起身,只往她身上赖去,笑道:「月琴你这小心肝儿可冤死爷了。爷何曾说过你笨?晓得你辛苦,来,爷与你叙叙旧补补你……」
  月琴半推半就斜倒在坐垫上,想起方才景像,半瓶子醋蕩啊蕩直往外洒,猛抽了手出来,冷冷道:「谁惹了爷的火,爷找谁熄去,甭往月琴身上赖。」我顿了一顿,撑起身子,面颊在午餐的酒精和勃发的慾望双重作用下微微有些扭曲,涨得红扑扑地,像是拢了火,可神情却像扎了冰,声音带着慾望的低沉含混,却已隐隐夹杂着不满,冷然道:「闹什么啊,月琴?你不听爷的话了吗?」
  月琴却没有怯意,眼梢立了起来,磨着牙恨恨瞪了我一眼,我的脸色阴晴不定,虎狼一般扑到她身上,不过才三下两下的,她就如雪狮子遇见火般融在我的怀里。
  凝视着怀里月琴柔情似水的眸子,我低头寻着她丰润腻湿的性感芳唇狠狠便吻了下去,双手也紧跟着动做起来,熟门熟路解开月琴的黑色高腰羽绒服,撩起黑色马海毛的性感套头毛衣,入眼的是一件黑色的丝光锦缎奶罩子,光滑的手感和淫糜的颜色刺激得好色的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被奶罩勒紧束缚住的饱实美乳不甘地被紧紧收拢,挤出一道无比诱人的深邃乳沟,看得我心痒难耐。温柔地把手绕到月琴背后,拉住锁扣轻轻一解,奶罩顿时滑落,一对世间难求的美硕乳房在解除武装后,立刻迫不及待地弹跳而出,微颤颤晃悠悠地,不愧是「胸狠」的女人。
  两只浑圆丰硕的乳峰傲然挺颤着,乳形完美嫩白耀目,并不因为太过丰满而变形或下垂,两颗散发着诱人色泽的粉色蓓蕾是那么娇艳欲滴,让人口腔不断分泌唾液。我的瞳孔猛然放大,艰难地嚥了口唾沫,暗自讚歎道:「月琴我的心肝儿,老子就是喜欢胸狠的女人。」
  我立刻将阵地转移到那对完美豪乳上口舌并用,轻舔浅啜着顶端那娇艳的羞挺,婴儿般不肯鬆开。「啊……」月琴檀口顿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撩人心魄的呻吟,一双纤纤玉手也缠在我颈项间,将我紧紧抱住。
  我眼中突然爆出一缕骇人的光芒,情慾之火潮水般涨潮起来,一股暖流通过我的舌尖渡进月琴檀口,慾火闪电般窜袭涌遍她整个身体。此时月琴那双媚眸好似要滴出蜜来,水光盈盈的,娇躯灵蛇般地剧烈蠕动起伏,嘴里发出放浪的呻吟。
  应和着胯下女人长长短短的呻吟,我和月琴捉对儿厮杀起来,两人从相叠移位到相对,车子也有节奏的摇晃起来,而身边无奈的俏婷婷,憋得俏脸通红,连带着叶锋也春心萌动不已。
  月琴此时的眼神迷乱,恍惚望着车顶,脑里胡思乱想着,火没洩去,却是一股一股顶上来,想到我最是翻脸无情之人,有用时,千好百好;一朝翻脸,毫不顾半分情面。如今这繁花乃至这个家,除了雯丽潘莉就是她说了算,所差不过是个名分。可名分,名分在我这边算什么呢?不过一个虚名罢了。
  情意是虚的,名分是虚的,什么是真的?钱才是真的,儿子才是真的,有儿子才有地位,才有吃穿用度,才有钱,才有下半辈子可言。要一个儿子。她必须要一个儿子。低吟一声,扭了扭身子,待我提身时,她抓了一旁的一个小枕头垫在腰下,一双勾魂长腿又钩上了我,尽力迎合着。
  见骚月琴如此知情识趣,我颇为得趣,这才有了笑意,俯身搂着她亲亲啃啃,双手揉搓着道:「月琴,爷知道你性子够烈的,但有什么好强的,爷的这么多女人中谁能超过你去了?而且爷多暂亏待过你啊?」
  「啊!」月琴不能自己的发出一声高昂的娇吟,美眸中盈满情慾,柔若无骨的娇软身躯无力的瘫在我坚实温暖的怀中,不断扭腰挺臀,不稍片刻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随着慾火在体内穿筋过脉,月琴全身突然剧烈颤动起来,接着发出一声既似满足又像十分痛苦的尖叫后,娇躯瘫软下来,甜软如蜜……说实话,也只有性爱能让她暂时忘记不快,但却总有些治标不治本。
  看着眼前陷入高潮后半虚脱状态的月琴,我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伸手轻抚着她那光洁温润的脸颊,缎子般的乌黑秀髮。「月琴我的心肝儿,你休息一下,以后我会在你身边,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平日里高傲得很的玉女俏婷婷此时已经再也高傲不起来了,她的双手被捆住,嘴里也被塞了一条又髒又臭的小内裤,只能不时地发出「唔唔」的声音。看到她,我的声音突然转冷,冷得不似人声,彷彿地狱溟河扫过的寒风,「伤害过你的人,我会好好替你回报她的,碎尸万断太便宜他了,我要她生死两难,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完了!」看到我刚才旁若无人地当着她和叶锋两女的面肏了风骚的月琴,又向蜷曲在车子角落里的她扑来,俏婷婷一下明白自己已经落入了我这个其实很无耻的流氓手中,眼中的泪水哗哗涌了出来,聪明的女孩儿知道如果没人来救,自己无论如何也难逃我的手心必遭凌辱,心里又悔又怕暗自叫苦不已。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我也不想再矫情了,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我就是最大的王,此刻尽可满足自己的私慾,而不用顾忌他人的想法了,转念间,我已完成了从人向兽的转变。
  「婷婷你这匹靓马子,乖乖听爷的话,让老子好好骑下你!」我一边厉声呵斥一边急哄哄地扑向哭泣着的俏婷婷。婷婷心里盼望着有人能救自己,不管是前座的谢娟潘莉,或者后面的月琴叶锋,甚或是车外的都可以,于是不知哪儿涌起一股力量,让她挣得更凶了,拚命扭动着身子,不想让我靠上自己的身体。她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努力,能多撑一刻是一刻,哪怕是不能倖免于难,也要拼完最后一点力量。
  「来,让当哥的先亲一个!」说着一张才饱亲了月琴的臭哄哄的嘴便往她的樱桃小嘴上吻去,欲要啃上她那俏丽的脸蛋儿和檀口香腮,玉女婷婷秀首狂摆,极力想避开我的纠缠。
  眼见靓丽出众的小俏货总不肯乖乖就範,我血液上涌直欲喷鼻而出,恼羞成怒中扬手「啪啪啪」连扇了俏玉女几个耳光,随口骂道:「臭婊子!再乱动老子宰了你!捅烂你个骚屄!」
  被丝裤封口的俏婷婷动作本就有些迟钝,如今被我打得脑袋「嗡嗡」作响,我将婷婷的粉色长围巾揪下,然后解开她那件粉色靓丽的甜美公主V领长款收腰双排扣大衣,边骂边「嘶」的一声,扯开米色带大领花的针织膝上裙的领口,此时俏婷婷的目光有些迟滞了,暂时停止了挣扎,显然是被打得迷糊了起来,有些缺氧几欲晕去。
  我一下骑在俏玉女的身上,拍了拍婷婷漂亮的脸蛋儿,有些发狠地狞笑道:「挣啊,再挣啊!臊屄他妈的就是贱!非得老子敲打你才爽!」
  看着她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轻轻颤动,实在有些诱人,便双手撩起婷婷的米色针织膝上裙,然后一下扯开了她那雪白的蕾丝钩花奶罩子,顿时两只骄傲挺立的乳房就像两只玉兔跳动而出,随即被我的两只魔爪一手一个揪住不放,使劲揉捏玩弄起来!
  胯下的绝色玉女春光开始外洩,兽性大发的我忍受不了勃发性慾的强烈刺激,让叶锋和月琴一人一条抓住俏玉女肉色天鹅绒长筒保暖袜裹着的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掏出随身携带的那把苏军特种匕首,十分麻利而老道地给她开了裆。
  俏婷婷被我牢牢骑在胯下,堵住的小嘴发出「唔唔」的痛苦呻吟声,上身丝毫动弹不得,下身肉色天鹅绒裤袜又被开了裆,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两条修长滑腻的肉丝粉腿试图乱蹬乱踢,幸亏被叶锋和月琴死死压住才没有得逞。
  在我的淫笑声中,叶锋和月琴已经麻利地捉住了婷婷的两只套着小巧玲珑青春性感粉色尖头小羊皮抓皱细杯跟中统靴的精美小脚丫儿,将她的大腿分开死死地按住,只听「嘶啦」一声,婷婷腰际那薄薄的三角裤衩已被我一刀挑开扯下,青春玉女圣洁的下体暴露无遗。面对俏婷婷那勾魂的宝贝儿,我骯髒的魔爪如影随形抓向了她那隐秘的小腹部,无情地薅住了女孩儿两瓣儿隆起的大阴唇和那一片黑绒绒的草丛!
  说实话被我看中并骑上去的女孩儿无一不是姿色出众年轻貌美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几乎每次都是先强姦她们的精神,然后再挥枪上马用她们青春靓丽的肉体发洩兽慾。不过,今天被我逮住骑在胯下的玉女俏婷婷所具有的美貌和气质,确实不是一般的厂花女孩儿所能比拟的,光是她那足足一米六五的模特身材,摇曳生姿的性感美臀,就是平日里可望不可及的了,能够尽情凌辱这样的高傲优雅的青春玉女实在是畅意人生的一大快事!
  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屄真是太靓了,我使劲扯住俏婷婷的长髮,把呜咽着的她拖起来,用手端起俏婷婷娇美的脸颊,淫笑着问道:「婷婷,告诉你的秋哥,以后还敢乱骂你的月琴姐,乱骂繁花药业不?」俏婷婷这下终于学乖了,不敢再乱动,惊恐地摇了摇头。
  我伸手扯住了俏婷婷的秀髮:「哈哈,像你这么骚屄的靓马子就是嘴臭脾气大,需要爷骑上你的大屁股教你些规矩!以后你要再敢当爷的面撒泼,肏,老子先划烂你的俏脸蛋儿,再捅破你的臊屄!」
  说完,我一脚踹在俏玉女的膝窝里,把她踢跪在车厢中间的垫子上,我先捏了捏俏婷婷那被白色丝裤塞住小嘴的面颊,两只魔爪在她那白嫩光滑的脊背上摸索着,接着就伸手下去,一下子揪住了她胸前那两只高耸的雪白奶子,一上一下地揪扯起来!
  一边玩弄着俏玉女,我一边和身边的月琴调侃着说,「云山是个好地方啊!出美女哦!你看这段婷婷长得多标誌啊!皮肤又白,身材又好!」月琴看到我终于发飙欺负起婷婷,帮她出了心中一口恶气,也笑着帮腔起来,「是啊,还真没觉得有几个女的比这段婷婷还白的,乾脆以后就叫她小白吧,哈哈,和宠物狗的名字差不多!」话音未落她却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我也笑了起来,一只手悠然玩弄着玉女婷婷的粉嫩奶子,另一只手却往骚货月琴的马海毛衣里面钻,笑着挑逗她说,「月琴你过来,让爷抓下你的奶子。」听我说得这么露骨,月琴饶是风骚放蕩也有些嗔怪起来,「不!坏死了!爷怎么这样说话啊!哪有人像你这么色的!要色你去找你的玉女段婷婷啊!」我淫笑起来,「嘿嘿,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是为你好啊!多抓抓能防止下垂呢。」
  还是俗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奸。
  「好吧,老子今天就好好照顾下我的心肝儿俏婷婷!」玩得兴起,我一脚「啪」踢在了俏婷婷那勾魂儿的开档肉色丝袜包裹着的光臀上,把她踢得一下子上身趴跪在了车垫上,这样婷婷那骄傲迷人的丰臀一下子蹶了起来!
  还没容俏婷婷挣扎,我扬起右手,照定俏婷婷那雪白雪白的屁股蛋子「啪啪啪」地就是几个大「臀光」,这刺激的肉体拍击声在密闭的车厢里分外清脆而淫蕩!
  婷婷长到二十多岁,还从没被男人这么狠狠地抽「臀光」,白嫩的两瓣儿臀肉上顿时显现出清晰的红色掌印,柔弱的女孩儿不禁扭动着衣衫褴褛的上身,嘴里呜呜咽咽的声音更大起来。
  我还没玩够呢,又「匡」的一拳砸在了婷婷纤细可人的腰身上,「肏!你他妈的把臭屁股给老子打开!」在我流氓般狠狠的殴打下,平日里高傲的俏婷婷终于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男人的「铁拳」,她下意识地学会了温驯,按照我的要求分开了大腿根儿。
  「把臭屁股蹶高点!」我蹲在婷婷的屁股后头,双手使劲地往垫子上按压女孩儿的腰肢。终于,犹如孔雀开屏一样,江陵卫校曾经的「礼仪小姐系花」、绝色的天龙玉女俏婷婷头触地趴跪在车厢中间,纤腰沉地椒乳垂挺,她那勾动无数男人梦牵魂绕的美臀终于高高地向空中蹶起,臀沟间那销魂索魄的完美阴户和未经人道的小屁眼儿终于彻底无遗漏地为我展现出来!
  「我肏!」一见这绝佳的风景,我顷刻间血脉贲张,胯下没来得及在月琴身上发洩过的「机关炮」炮口一下高昂起来!
  我按捺不住浑身迸涌的兽慾,伸出两手放在了婷婷圆润迷人的丰臀上使劲地揉捏,接着探进了俏婷婷幽幽的臀沟,毫不客气地扒开了女孩儿那柔嫩的大小阴唇,「检查」起婷婷细腻温热的外生殖器,顺便薅弄起美貌俏婷婷的阴毛来。
  我先将俏婷婷拉起来强迫她趴跪在第二排的座位上,女孩儿整个身体趴跪在车座上,两只白嫩嫩的奶子变形地贴在冰凉的车座垫子上,显得异样性感,而她那肉色开裆丝袜包裹着的性感而又光溜溜的臀部更是突现在我的面前,微张的臀沟间女孩儿那隐秘的外生殖器散发着神秘的雌性气息!
  一边摸弄着玉女俏婷婷,我一边兇恶地对婷婷说:「听着,小臊屄!今天你撞到了爷的枪口上,算你倒霉!你要是敢不老实,看我不把你给宰了喂王八!」说着,我那把长长的有稜角的匕首,明晃晃地横在了俏婷婷两只乳房的下面!年青的俏婷婷哪里见过这阵势,两只乳房下传来的冷冰冰的杀气,把小女孩儿吓得魂飞魄散,秀髮披散的头不住地颤动着,也不知她是在不住地摇头还是点头,此时如果嘴不是被那条白色的丝裤堵着,一定可以听到她上下牙齿的打颤声!
  我伸手扯掉了堵婷婷嘴的东西,原来雪白腥臊的小三角裤衩,上面除了原来的污秽以外,还沾满来哦俏婷婷粘乎乎的口水!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婷婷的小嘴已经被塞了好久,上下颚生疼,现在嘴里失去了束缚,眼泪流淌,羞辱地「哇哇」哭出声来!
  「我肏你妈的!敢哭!啪啪!」话声未落便辣手摧花,哪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念头,照定婷婷的俏脸蛋儿就是两个大嘴巴子,硬生生地把女孩子的哭声打了回去!
  我左手攥住婷婷右边的那只乳房,右手拿起军刺就触在了上面!「再哭我他妈的就先把你的这个小奶子划拉下来!」说着左手一使劲,把俏婷婷娇嫩的乳房捏得变了形!三点毕露近乎一丝不挂的俏婷婷痛苦地嘶叫了一声,精神上的恐惧和肉体上的痛苦,使得青春玉女不敢大声哭啼,只是丰满的胸脯不住地起伏着,喉咙里发出呜咽的悲鸣。
  我得意地「嘿嘿」淫笑起来,知道眼下这如花似玉的俏婷婷已经完全被吓住了,这女孩儿光溜溜的大屁股已然可以任我恣意驰骋了!
  「婷婷你这乖屄,跪直了好好伺候爷!」麻利地褪下衣裤,露出了丑陋的阳具!我挺动胯下高昂的「机关炮」贴身在她身后,两手猥亵地抠摸着婷婷光滑的肉色丝袜粉腿和高蹶的美臀沟。
  我结结实实地压低了俏婷婷纤细的腰肢,猥亵地伸手使劲地扒开女孩儿幽幽的臀沟,彻底打开了婷婷那隐秘勾魂儿的阴部!然后半蹲半站地不顾女孩儿的挣扎,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臀,「倏」地一下骑上了婷婷诱人的丰臀,勃起的阴茎已经牢牢地触进了高挑模特身材的俏婷婷的臀沟。
  我得意地把小腹紧紧地铆定女孩的光臀,那团刺人的阴毛全数扎在了女孩粉嫩的屁股蛋儿上!挺动下体,把粗长勃起的生殖器慢慢地插进了女孩儿的臀沟里,随即我的胯骨便急急挺动起来,俨然在进行下流的臀交!
  俏婷婷有着标準的模特身材,圆润的美臀翘翘的样子,这种翘翘的屁股本就利于男人的阳具从臀后插入,尤其是女孩儿的屁股沟和阴部被我上下其手早摸得湿滑诱人,所以我的生殖器一穿过女孩儿滑滑的臀沟,粗紫的龟头就实实在在地捅进了婷婷那温紧细腻似乎还冒着热气的大小阴唇里!
  这样玩了一会儿,但显然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知不觉中我放慢了「臀交」的频率,下身骑住俏婷婷的屁股蛋子慢慢地抽插挑动,紧握着俏婷婷那两只奶子的双手,也悄悄地移到了婷婷的美臀上,狠狠地揉捏着青春玉女的臀肉,然后再次掰开婷婷的臀峰,充分打开她那幽幽的臀沟。
  我嗅了嗅俏婷婷的臀沟,淫笑着将手指戳进去,在俏婷婷的阴道口和大腿根处蘸了些流溢出来的滑液,然后向婷婷的肛门涂抹起来……对!就是今天,我要让胯下美丽的俏婷婷「后庭开花」,对她进行最无耻最下流的「肛交」!
  无知可怜的俏婷婷还不清楚自己臀后的流氓要干什么呢,就在这时,婷婷忽然间察觉到一直在自己臀沟里快速抽插臀交的那根肉棒子,「唆」地整根抽了出去!同时一双大手大力掰开了自己的臀肉,一根肉棍硬硬地抵在了自己的屁眼儿上!
  「啊?!他要干什么?!啊!莫非要……肛交?!」这个令青春玉女感到羞愧难当而且十分陌生的生理名词突然出现在了俏婷婷的脑海里,她忘记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骯髒的词彙,但是此时我这个大流氓的生殖器正直直地抵在自己柔嫩的肛门上。
  这种强烈的性刺激不禁令玉女浑身惊惧般战慄起来!「不要啊!不行!」还没等她再次惊叫出来,不速之客我的大龟头已突然到访,生硬地突破了她肛门环的保护,钻进了俏婷婷的身体,虽然俏玉女徒劳地拚命收缩括约肌想把来犯的异物挤出体外,但为时已晚。
  尖锐的撕裂伴随钻心地疼,进入的力度极其惊人,俏婷婷的直肠肉壁已紧紧握住了阴茎,疼!还有无边的酸麻!我这回真的操爽了,俏婷婷这靓马子还真长了个好屁眼儿!那种抓紧阴茎的感觉真爽真舒服啊!
  我双手紧紧搂住俏婷婷的翘臀,强力控制住了青春玉女那发疯扭动的身子,「啊,实在是太爽了!」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伴随着被强烈抓握的阴茎所带来的绝顶快感,原来玩弄美女,凌辱美女,让美女痛苦不堪有这么好玩啊!
  我美美地挺动身体,毫不留情地加快了同俏婷婷肛交的频率!这时俏婷婷已经陷入了极度痛苦的深渊,肛门里传来的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令女孩儿大大张开了小嘴,就像一条乾涸的鱼一样!
  逐渐的,她被我骑在胯下无耻地进行肛交已经有一两百下了,后庭开花的疼痛似乎已经有点麻木,堕入地狱美貌如花俏婷婷的勾魂儿美臀几乎要将我送上天堂般的性高潮……
  但且慢,毕竟骑在大美女屁股上的姿势有些勉强,我準备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凌辱胯下这诱人的青春玉女靓丽玩物。
  从俏婷婷被捅得裂开而发红的小屁眼中抽出带着腥臭的大肉棒子,我强忍住满腔精意,大大咧咧地跌坐在车子第三排座位上,两手薅住俏婷婷的秀髮,将她的身子转过来,被我这么胁迫的婷婷身上几乎一丝不挂,暴露出来白皙的裸体显得十分性感,而我却赤裸着下体,胯下「长枪」耸立,整个情景绝像是山野间野蛮的人猿泰山正亵玩着娇艳的白雪公主!
  没有什么妄自菲薄,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我一把将俏婷婷的美人头儿按进胯裆里,紫红色的阴茎头触在了女孩儿娇美的脸蛋儿上,恶狠狠地命令道:「妈个屄的,张开你的小骚嘴儿!」我猥亵地挥掌拍击着俏婷婷高耸的两只乳房,抽了两个「奶光」,可怜的俏婷婷除了几次在公交车上被男人性骚扰以外,还从没这样失去自尊被大肆凌辱侵犯过,面前正对着我那腥臭的阳具,心中害怕极了,虽然嘴里不敢大声哭叫,但还是倔强地紧闭着诱人的双唇。
  「我肏!你他妈的还不老实啊!大爷叫你张开屄嘴,含老子的鸡巴!」我愤怒的吼叫声中婷婷性感的裸体战慄着,「不!」婷婷的心中不禁发出了一阵悲鸣,她似乎没听见我的吼叫,两只被铐住的手臂强自伸起来似乎想推开我试图插入她小嘴的阳具,但还没等俏婷婷缓过神来,暴怒的我已然开始发威!
  我左手大把地薅起婷婷的长髮,右手高扬照定女孩儿的脸蛋儿上「啪啪啪」地一阵大耳光子打飞了她头上那顶雪白甜美气质的浅帽檐勾花兔毛公主帽,打得俏婷婷那长长的披肩秀髮顿时飞散开来。
  「啪啪啪……」,我不知哪里那么大的脾气,嘴里不停地骂着狗屄、贱屄、臭屄、臊屄,一气足足抽了可怜的俏婷婷十几个大嘴巴子,婷婷被打得头嗡嗡作响,娇艳的脸蛋儿浮现出几道掌印,嘴角渗出了血丝。
  「秋哥,不,爷,大爷,求求你别打我了,别打我了,我服了!我服了!呜呜」刚被我破肛亵玩,又摊上这顿大嘴巴子,俏婷婷平日里一身傲气这次真的被我打到九霄云外了,「这世界真的只是男人的世界啊!」婷婷开始不住地向我求饶,骄傲的车班公主青春玉女终于明白了男人的力量和此时自己卑贱的地位。
  眼前我虽然形像实在有些丑陋还带点猥琐,但现在我就是她的上帝,上帝想捅屁眼儿她就得乖乖翘起美臀,想肏她的屄嘴就得张开娇甜的小嘴巴,上帝的命令就得不折不扣地被执行!
  俏婷婷在惨叫、哀求、挣扎都没有效果后,她似乎明白了所有抵抗和哀求都是激发兽性的因素,眼下只有痛苦地忍耐,于是她最终放弃了抵抗,婷婷张开了她那被多少男人所倾倒的樱唇,深深地含进了我那根腥臭的大鸡巴,臭烘烘的鸡巴毛刺得她的粉面生疼,可再也不敢有什么反抗了,只得老老实实按我的要求,用自己温热湿润的双唇和嫩舌不断地吞吐着我的大鸡巴,两只被铐住的白嫩素手也不停地套撸着我的鸡巴根部以求讨得我的欢心。
  「真他妈美死了!」我俯视着正为自己口交的美貌出众的俏婷婷,看着自己的生殖器不断地在婷婷的粉唇里进出着,龟头直触青春玉女温润的口腔和嫩舌。
  「肏!这肏嘴神仙般的快感比他妈的肏屄还要舒服,特有征服感啊!」我扯动俏婷婷的头髮,强迫着婷婷更快地为我吞吐口交,同时命令她加快手淫助兴的频率,在俏玉女全力以赴的口舌侍奉下,经过了两三百次的口淫,我逐渐进入了高潮阶段!
  俏婷婷现在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凶神恶煞般的我身上,具体地说,是集中到我这根腥臭长硬的生殖器上,此时的婷婷明显地感到了这根肉棒子在自己口腔中发生着变化。
  首先婷婷的嘴里有了一种淡淡的腥臭的味道,似乎从我的龟头处流出了一点东西,随后,我开始薅扯她的头髮,并且突然加大了口淫的幅度,深深地将鸡巴插进婷婷的樱桃小嘴里,几乎每次都触及到俏婷婷的喉咙,刺人的鸡巴毛和硕大的阳具,以及越来越快的口淫频率,几乎令俏婷婷产生了窒息和缺氧,但她那惊慌的叫声通过喉管再到那被我塞满阴茎的口腔,传到外面时已经弱化成了小狗般的呜咽悲鸣。
  惨遭姦污蹂躏的俏婷婷哪里知道,此时正在美美享受她檀口香腮口淫侍奉的我已经接近了性交的顶点,就在她大大张开双唇的一剎那,我「突」地胯下一挺,同时两手薅住婷婷的披肩长髮猛力一拽,哇塞,我的大龟头就这样硬硬地捅进了俏婷婷的喉管里!
  婷婷的嗓子眼一紧,反嗝中一股胃酸猛地返上来,淋在那硕大的龟头上……,这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终于使我畅快淋漓地登上了口淫的顶峰!
  「我肏!这靓马子的小横嘴真的跟她下面的竖嘴一样他妈的爽啊!」我的生殖器在俏婷婷几近窒息的喉咙里猛烈射精了,污浊的精液喷射进青春玉女的喉咙里口腔里,并且从她那樱桃小嘴溢出来了!
  「咳咳咳」,婷婷真的要窒息了,她臻首乱颤,被铐住的两手拚命地想要挣开我的束缚,在美美享受完口爆快感后我终于逐渐鬆开了胯下受辱的这可怜的漂亮女孩子,她虽然艰难地脱离了我射精已接近尾声的生殖器,但剩余的精液仍然一股股的「哧哧」地喷射在俏婷婷那如花似玉的脸蛋儿上,以及飘散着的披肩发上,这美妙而又极其成功的口爆接连上颜射的整个场景真是万分刺激而香艳啊,此刻我的心中充满了异样的快感!
  我十分满意地伸手「啪啪」拍打了几下跪在地上继续咳嗽的俏婷婷遍布白浊污秽的小脸蛋儿,脸上满是兽慾得逞后的淫笑:「哈哈,不错,你这靓马子上面的小浪嘴儿真他妈的够骚!哈哈!害得老子都跑马了!口活儿不错!值得夸奖!」
  边说我边把已经疲软的生殖器捅进婷婷那满溢着浓精的嘴里,抽送了一阵,然后突发奇想地喘息着对胯下的女孩子说道:「婷婷,我很喜欢你的披肩长髮!让我用你的长髮再射一次吧!」
  说着我挺着性器向俏婷婷的头髮逼近,她听此言大惊失色,用尽浑身力气想要摆脱我的纠缠,但浑身无力的她哪里是我的对手,被我两下摔翻在地,轻车熟路地骑在她的背上,将性器埋入她的长髮之中,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简直就是一头淫兽,而胯下惨遭屈辱的婷婷则完全放弃了抵抗,只懂得无助地呻吟。
  我一边搓动她的满头秀髮刺激着抚慰着我的阳具,一边低声吟诵起当初那名高中男同学送给俏婷婷这朵校花大美人儿的情诗:唯有你的倩影/在我脑海萦绕/暗香盈袖/窈窕高洁/激发我青春节奏/唯有你的长髮/在我心中飘摇/墨色如云/轻舞飞扬/如同我梦的轨迹……
  念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啊……」的一声,大鸡巴中残留的几滴白浊的精液终于射到婷婷乌黑飘逸的秀髮之上,当我用青春玉女的披肩长髮细心地把将鸡巴擦拭乾净时,胯下的她不觉感到一种莫名的悲伤,两行清泪潸然而下……